沙盤游戲適合兒童心理咨詢
  • 游戲簡介
  • 游戲應用
  • 治療過程
  • 游戲治療師
  • 沙盤游戲寓意

     

    “沙盤游戲”(sand-tray and sand-play)的名稱給了三個“關鍵詞”:“沙”、“盤”和“游戲”。首先,兒童喜歡沙,似乎是對沙具有某種出乎天性的情感。幾乎所有的幼兒園里都有“玩沙地”和“玩水池”,同樣是一種天的沙的游戲。兩個盤子,一個盛沙,一個盛水。洛溫菲爾德開始的時候就這樣做了。卡爾夫改造后的沙盤,兩個都加上沙子,但其中一個用做“干沙游戲”,另外一個則可以加水進去,被稱作“濕沙游戲”。濕的沙盤更容易玩出搭建城堡、挖洞建橋等游戲效果。游戲是兒童的天性。因而,游戲中包含著天性的恢復和阻礙,于是,也就能在游戲中得到治療與治愈的條件和機會。


    沙盤游戲作為一種綜合性的心理治療體系,尤其是作為心理分析技術與藝術和表現性心理治療方法相結合的主流發展,沙盤游戲被廣泛地運用在了心理咨詢、心理評估、心理治療、心理教育、人力資源開發和EAP,以及專業心理分析的諸多領域;尤其是沙盤游戲與學校心理教育的結合,在我們國內獲得了重要的發展。沙盤游戲的主要功能和作用包括:心理診斷與綜合性心理評估;各種心理壓力、緊張和焦慮的輔導與緩解;各種心身疾病的專業性心理分析與治愈;同時,沙盤游戲治療也可以作為一種綜合性的心理教育技術,可以在心理健康的維護與人格發展,藝術表現與創造力的培養和生活質量的提高中發揮積極的作用,引導來訪者獲得以自性化為目標的人格發展與心性完善,感受心靈所能達到的境界。

     

            簡而言之,沙盤游戲療法(sandplaytherapy)主要是使用沙、沙盤,以及有關人或物的縮微模型來進行心理治療與心理輔導的一種方法。強調創造過程本身的自發性和自主性是沙盤游戲療法的基本特點,充分利用非言語交流和象征性意義是沙盤游戲療法的本質特征。此外,這種療法的基本原則在于,它最大限度地給人們以想象的自由,允許人們精心構造和發展自己頭腦中任意馳騁的各種主題。它在國外已經成為非常成熟和有效的治療方法之一,在心理分析和心理治療,以及有關的心理教育中得到了廣泛的應用,并形成了一批專業的沙盤心理治療家。


    沙盤游戲作為一種治療方法受榮格積極想象技術及其理論的啟發,經由洛溫菲爾德(Margaret Lowenfeld)和多拉·卡爾夫(Dora Kalff)等人的不斷努力,再加上古代傳統的啟迪和兒童天性的自發表現,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最終形成并得以問世。一開始,它的治療對象主要是兒童,現在已逐漸擴展到對成年人的心理分析與治療。


  • 心理治療

     

    作為一種綜合性的心理治療體系,尤其是作為心理分析技術與藝術和表現性心理治療方法相結合的主流發展,沙盤游戲被廣泛地運用在了心理咨詢、心理評估、心理治療、心理教育、人力資源開發和EAP,以及專業心理分析的諸多領域;尤其是沙盤游戲與學校心理教育的結合,在我們國內獲得了重要的發展。沙盤游戲的主要功能和作用包括:心理診斷與綜合性心理評估;各種心理壓力、緊張和焦慮的輔導與緩解;各種心身疾病的專業性心理分析與治愈;同時,沙盤游戲治療也可以作為一種綜合性的心理教育技術,可以在心理健康的維護與人格發展,藝術表現與創造力的培養和生活質量的提高中發揮積極的作用,引導來訪者獲得以自性化為目標的人格發展與心性完善,感受心靈所能達到的境界。

     

    1.1沙盤游戲在兒童心理治療的應用自沙盤游戲問世以來,逐漸獲得國際臨床心理學界的推崇,被公認為最有效的心理治療方法之一。與傳統的兒童心理療法相比,沙盤游戲特別適合兒童,國內外已經將其廣泛運用于兒童諸多心理疾病的治療。兒童創傷后應激障礙(PTSD)是沙盤游戲的一個良好適應證。PTSD是指兒童遭受嚴重的創傷性體驗后出現的持續性焦慮狀態,是常見的兒童情緒障礙性患疾之一。創傷指的是災難性事件,包括各種各樣的虐待或天災人禍等,這種創傷經歷特別是受虐經驗對于兒童來說尤其難以承認,更難以用語言將其表達出來。

     

    沙盤游戲療法能為兒童提供一個“自由與受保護”的空間,在這里兒童通過象征、隱喻的形式不僅可以再現出與創傷經歷相關的情景以幫助發現問題,同時也可以宣泄出與創傷經歷相關的復雜情感從而達到治療的目的。Grubbs對沙盤游戲運用于性虐待所致PTSD兒童的療效進行了探討,發現沙盤游戲是創傷愈合與轉化的強有力的媒介,在沙盤游戲中,這種兒童顯示出釋放他們的創傷以及逐漸愈合的過程。Louise對56名4~5歲遭遇海嘯后的PTSD兒童進行了沙盤游戲治療,經過4個月每星期1次的沙盤游戲治療,這些兒童獲得了積極有效的轉變。沙盤游戲對兒童品行障礙也有著良好效果。品行障礙是指在兒童少年期反復、持續出現的攻擊性和反社會性行為。

     

    沙盤游戲能為此類兒童提供發泄憤怒和表達攻擊行為的途徑,讓他們在虛擬的空間里將其憤怒和攻擊性的行為物化地演示出來,從而耗散其攻擊性心理能量,最終達到治療的目的。臺灣的施玉麗等用沙盤游戲療法對1例對立性反抗疾患的兒童進行了療效研究,發現沙盤游戲可以讓兒童自由地表達出自己的內心世界、體驗并宣泄負性情緒、釋放被壓抑的能量,并使他們從沙盤所建構的故事情境中習得與人相處的適應性行為。陳靜對行為問題兒童的團體沙盤游戲治療進行了探討,選取了30名行為問題的兒童,隨機分為5組進行團體沙盤干預,經過8次(每星期1次)的沙盤游戲治療,這些兒童的癥狀得到了有效改善,通過兒童沙盤作品的主題、Conners行為量表前后測分數以及老師家長的評價等方面的改變得以體現。沙盤游戲療法能夠明顯緩解焦慮性情緒障礙兒童的焦慮情緒。張利濱等對20例7~14歲焦慮性情緒障礙兒童隨機分為治療組和對照組,每組各10例。治療組接受8次沙盤游戲治療,1次/周,50 min/次;對照組不接受沙盤游戲治療。治療前后均采用兒童焦慮性情緒障礙篩查(SCARED)表、艾森克人格問卷兒童版(EPQ)量表等心理測驗工具進行評估。結果顯示,沙盤游戲治療后,治療組SCARED量表焦慮總分和EPQ量表N分量表得分均比治療前明顯減少,而對照組無明顯變化。提示沙盤游戲療法能有效地降低焦慮性情緒障礙兒童的焦慮情緒,并提高焦慮性情緒障礙兒童的情緒穩定性,說明沙盤游戲療法能有效地緩解兒童焦慮性情緒障礙。

     

    沙盤游戲對一些兒童神經癥,如遺尿癥、厭食癥、運動性抽搐、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的對照研究等同樣有著積極效果。國內部分學者對沙盤游戲在兒童自閉癥的療效也進行了探討,證實沙盤游戲對自閉癥兒童有著積極作用。由上可見,沙盤游戲作為兒童心理治療的有效手段,有著廣泛的臨床適應證。

     

    1.2沙盤游戲在成人心理治療的應用隨著沙盤游戲理論和實踐的日趨完善,沙盤游戲的治療對象已不再局限于兒童,而被廣泛應用于成人的心理治療中。國內外許多研究表明:沙盤游戲能有效地治療成人的各種心理疾病,如抑郁癥、邊緣型人格障礙、藥物與酒精依賴、人格失調和自戀型人格障礙,以及各種身心疾病等。Ammann把沙盤用于1例嚴重抑郁癥的女性并取得良好效果。李江雪等把沙盤游戲用于治療一個邊緣型人格障礙的女大學生,經過了16次以沙盤游戲為主的心理分析治療,患者在邊緣人格的核心癥狀尤其是情感和沖動行為方面變化明顯,各項神經癥狀均有了很好的緩解;各項人格問題也得到較好改善。Zoia把沙盤游戲帶進公共戒毒所,證明了沙盤游戲對藥物依賴的患者同樣有效。另外,她還運用沙盤游戲有效地治療了1例患遺傳進行性肌肉萎縮癥的患者。另外,一些心理學家還將該方法應用于非臨床人群,如在心理咨詢、夫妻咨詢、家庭治療、企業和團隊的組織和管理中的應用,整合了格式塔、催眠、角色扮演等方法。還有一些治療師在阿德勒自我心理學、家庭系統治療理論的背景下使用沙盤,使之越來越呈現出多元化的趨勢。

     

    心理教育

     

    沙盤游戲開始逐步走進學校,并被學校的心理健康教育所運用。沙盤游戲的工作原則并非單純以來訪兒童的心理癥狀為工作目標,而更注重其內在心理的充實與發展,在兒童的健康成長方面,如培養自信與人格、發展想象力和創造力等都發揮著積極的作用,因此特別符合心理教育的基本主張,為學校心理教育開辟了一條新的途徑。根據國內外一些實證研究,沙盤游戲尤其對于學校中存在焦慮、注意力集中困難、言語溝通困難以及適應困難等問題的兒童有良好效果。陳順森等通過一系列干預實驗考察了沙盤游戲對緩解中學生考試焦慮的效果并將其與放松訓練的效果進行了比較,結果表明沙盤游戲與放松訓練一樣能夠有效地干預初中生的考試焦慮情緒,且干預效果的保持性優于放松訓練。臺灣的林明清把沙盤游戲用于1例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的兒童的治療,經過16次的治療,發現此兒童的注意力不集中、多動和沖動等問題都有了明顯改進。櫻井素子等對一所澳大利亞的重度語言障礙兒童學校全體學生進行沙盤游戲的嘗試,發現沙盤游戲對改善這些兒童的言語溝通及人際交往能力有著良好效果。Van Dyk等通過對幼兒園兒童一系列的沙盤游戲干預發現沙盤游戲是一種積極肯定的方式幫助適應障礙兒童緩解不良情緒及緩和內心沖突。兒童大部分難以用語言表述和宣泄自己的心理焦慮、壓力與無助,這些壓力和不良情緒使兒童表現為各種情緒、行為或適應等問題,這些問題雖沒有達到心理障礙性疾病的診斷標準,但卻對學生的身心健康和人格發展產生很大影響。沙盤游戲恰恰為這些兒童提供了有效表達和釋放情緒的途徑,通過玩沙子、玩具模型,他們不僅可以通過自由宣泄消極情緒讓身心得到放松,而且可以通過沙盤重構自己的意識或無意識認知,激活自身具有的健康與治愈因素,從而獲得心性的修養和人格的健全發展。

     

    診斷

     

    沙盤游戲不僅可以用于多種心理疾病的治療,在其發展過程中,沙盤游戲治療師和研究者們還看到了其作為一種臨床診斷工具的潛力。維也納大學兒童發育研究者Buhler把沙盤作為診斷和研究工具,在沙盤游戲發展的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她把自己的技術命名為“世界測驗”,并將其標準化。她以兒童為研究對象做了一系列實證研究。結果顯示:“世界測驗”作為一種診斷技術可以用來區分“正常人”和“病人”。她還發現,這種技術有助于診斷情感障礙或智力障礙。隨后,有學者等在“世界測驗”的基礎上,研究對象轉向成人。他們將自己的這項診斷技術命名為“小世界測驗”,研究證明了病人與正常人存在著差異。教育心理學家Bowyer首次把世界技法用于兒童的臨床指導并使此研究方法更加標準化,她制定了用于分析沙盤作品的5個評分標準(沙盤中所使用的區域、攻擊性主題、對沙盤的控制、沙的運用和沙盤作品的內容),并且發展了分析正常和異常組沙盤作品的常模。除了區分正常與非正常之外,Bowyer還指出了年齡和智力因素對沙盤的影響。國內的沙盤研究者申荷永、蔡寶鴻等以初始沙盤為研究對象,選取65個小學生測試,分為行為問題兒童和正常兒童兩組。然后把他們按照研究者在理論和臨床經驗基礎上總結出來的初始沙盤主題特征編碼表進行編碼分析并計分,最后用logistic回歸分析找出了對行為問題兒童具有診斷意義的沙盤主題特征。他們認為初始沙盤具有特殊和重要的診斷意義,不僅反映來訪者的問題,也提供治愈的希望、線索和方向。


  • ?沙盤游戲療法的操作過程

     

            面對一個新來診所的“病人”,治療師首先要做的工作是在較短的時間內讓彼此熟悉起來,取得病人對自己的信任,同時初步了解一些病人的基本情況。然后,治療師將病人的興趣逐漸引向沙盤游戲的材料,并明確告訴他,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自由使用它們,自由建造頭腦中想象出的任何圖景。

     

            在兒童或病人玩沙盤游戲的過程中,治療師通常要坐在一個離沙盤較近的地方,以便及時發現病人在建造過程中所泄露出的種種秘密,但這個地方又不能太近,太近了會干擾病人的建造過程。在沙盤游戲完成之前,治療師最好不要插話,不要問問題,也不要發表自己的個人意見,只是靜靜地觀看。當沙盤游戲完成之后,治療師要調查一些惹人注意的舉動的特殊含義,詢問每一個形象具體代表著什么,或提出一些其它的問題。

     

            既然一個沙盤布景出現了,對它任何進一步的討論都自然地會圍繞著對主題或擴展主題的興趣展開。面對這帶有積極想象的創造性過程,深入地分析理解往往比直接的解釋、判斷更重要。漢德森(J.Henderson)曾恰當地描繪了這種尋求領悟的態度,認為它介于朋友之間互相分享經歷的態度,與一個具有神話學知識的注解者工作時的專業態度之間。當然,從嚴格意義上說,面對某一具體的沙盤布景,只有那些它的創造者才能真正知道它所意味的到底是什么,以及這種游戲的體驗到底意味著什么,有什么的感覺等等。因而,作為一個沙盤游戲療法的心理治療家,僅僅當好一個觀察者是不夠的,還應該嘗試做一個參與者。


    沙盤游戲療法的作用

     

            面對裝著光滑的沙子的平盤,旁邊站著值得信任的治療師,接受治療者的心目中會自然爾然地產生很多意象,而那些各種各樣人或物的模型,以及對沙子和水的感官經驗,也刺激了無意識的發生。沙盤游戲的本質在于喚醒人的無意識及軀體感覺,碰觸里面最本源的心理內容。沙能捏造,水能傾倒,火能點燃,空氣能流通;沙盤游戲中最基本的流動和平衡,能夠反映出人的心靈以及整個自然界的過程。

     

            沙盤以及沙盤游戲象一面窗,可以打開人或透視人的心靈,使人能夠重新體驗前言語和非言語的狀態。孩子們在會說話之前已能聽懂語言,在回憶之前已能進行再認。成年人們也許已經忘記或者從來就沒學會那些表達內部體驗的詞語。但有時候,他們能憑直覺認出一個人但卻想不起為什么認識或這個人究竟是誰。這就是為什么有時沙盤游戲治療師會說,“讓那些模型挑選(pick)你”而不是“你來挑選模型”的原因。

     

            沙盤游戲療法的功效來自生成沙盤布景的過程本身,就象積極想象技術那樣,并不關注認知過程或完成的產品。沙盤布景的含義一般在創作過程中不給予解釋,這樣可以使創作者貼近自己軀體內正經歷著的體驗并展開豐富的想象。治療師是一個目擊者,也是第一個對沙盤游戲者給予共情反應的人。當二者通過沙盤的中介同時體驗到沙盤游戲者的內心世界時,一個共同的時刻就發生了。這種共情有助于容納和彰顯出現的內部體驗,以使它能對個人發生持續的作用。當然,作為心理治療的一個方法,沙盤游戲療法也是有其局限性,因為它有賴于操作者在游戲和想象過程中自己本身治愈力的出現與表現。通常,沙盤游戲療法還要附加一個談話療法,談話療法承擔心理治療工作的解釋方面。

    參考閱讀:沙盤游戲治療過程    系列沙盤游戲治療過程


  • 按照國際沙盤游戲治療學會的規定,專業治療師的沙盤游戲治療技術培訓必須要由具有國際沙盤游戲治療學會資格的沙盤游戲治療師進行,包括個人和團體的沙盤游戲治療督導。以國際沙盤游戲治療學會的專業標準為基礎,廣東東方心理分析研究中心提供三級水平的沙盤游戲治療師資格培訓及認證。


  • 兒童心理咨詢夢工作
    • 夢工作簡介
    • 夢工作應用
  • 沙盤游戲治療是一種以榮格心理學原理為基礎,由多拉·卡爾夫發展創立的心理治療方法。沙盤游戲是采用意象的創造性治療形式,"集中提煉身心的生命能量"(榮格),在所營造的"自由和保護的空間"(治療關系)氣氛中,把沙子、水和沙具運用于富有創造的意象,這便是沙盤游戲之心理治療的創意和象征模式。一個系列的各種沙盤意象,反映了沙盤游戲者內心深處意識和無意識之間的溝通與對話,以及由此而激發的治愈過程和人格發展。

  • 意象體現技術的夢工作方法是富有靈活性和開放性的。在我們的實踐當中,我們經常會將意象體現技術運用于夢工作過程中,將二者相結合使用,相得益彰。在夢中的一幅幅圖景,其實都是具有象征意義的意象,是無意識的反映,是心靈的語言,攜帶著心靈的能量。這些意象及能量會被我們感受到,不僅僅在心理上,也在身體上,于是,意象就借由身體這個載體或容器而體現出來。

    意象體現技術可運用于一對一的心理治療及體驗,也可以用于團體。并且夢的工作不僅可以用于對他人的治療,也可以用于自己的體驗和身心調節。但是,這都需要我們多多實踐和聯系,而對于初學者,則不建議自己做夢的工作。我感覺,幾位初學者與一位有經驗的夢工作帶領者一起體驗和學習意象體現的夢的工作會更加合適。


  • 家庭治療簡介
    • 家庭治療簡介
    • 家庭治療原理
    • 治療流派
    • 家庭治療作用
  • 家庭治療是心理治療的一種形式,治療對象不只是病人本人,而是通過在家庭成員內部促進諒解,增進情感交流和相互關心的作法,使每個家庭成員了解家庭中病態情感結構,以糾正其共有的心理病態,改善家庭功能,產生治療性的影響,達到和睦相處,向正常發展的目的。

  • 由于家庭是社會的一個功能單位,它與每個家庭成員的關系最為密切。家庭中每個成員的個性、價值觀、以及對社會的適應模式等,皆在家庭的熏陶下形成。家庭成員之間密切交往,互相產生正性的和負性的影響。但是,由于家庭功能不良,諸如家庭領導功能不良、家庭界限不清、外人插人、家庭內部互相折磨、家庭關系扭曲、單親家庭、重組家庭、寄養家庭、家庭松散、互不關心、中老年人的困難,以及家庭交流模式不同等,都能使所有家庭成員在不同程度上卷人家庭糾紛,在病態的家庭關系中都占有一角,從而導致各種病態情感和行為障礙。

  • 家庭治療在不同的心理治療理論基礎之上形成了不同的流派,分別是結構派、行為派、精神動力派、策略派、系統派、經驗派,不同派的家庭治療也有共同之處:都以關懷家庭功能、協助家庭恢復正常功能為目標,以調整和改變家庭系統的運作為治療的焦點。

  • (1)充分估量困擾家庭特定成員的心理與行為的家庭因素,了解家庭成員之間的互動關系素質。

    (2)了解并促進家庭成員之間互動關系。

    (3)了解并促進每一家庭成員所應擔當的角色功能。

    (4)改善或解決家庭當前互動關系上的難題。

    (5)促進家庭成員的發展功能。

    (6)使現代家庭生活功能得以充分發揮。

  • 青少年心理問題案例分析
    • 第一案例
    • 第二案例
    • 第三案例
    • 第四案例
  • 一來訪者,女,22歲,教育 學專業研究生一年級。在沙盤中擺了一個游樂園。樂園的門口左邊是飛馬,右邊是恐龍。門口是機器貓,進門是迪斯尼小丑。小丑左邊是一個可變形的藍色玩具(來 訪者給它取名叫“巴巴豆”),巴巴豆上邊是龍口,龍口前面有兩條狗;小丑右邊是飛毯神女,飛毯神女后面是一個漂流的場地,在后面有一個蜘蛛俠;漂流與龍口 之間有一座橋聯接。在橋的正后面,是一座帶風車的房屋。房屋的左邊是珠海女神,房屋的右邊是女巫,在女巫的旁邊有一個綠色的花袋子,袋子里面,一條蜈蚣爬 出了半截身子。
            我第一感覺沒什么,覺得來訪者很天真,很有童心。我讓來訪者描述沙盤。
    她說門口的飛馬和恐龍是為了吸引顧 客的。她走進樂園時候,遇到小丑,小丑會變魔術,小丑先變出一大捧鮮花,然后她覺得口渴,小丑便變出甘甜的水。我問她對小丑的感覺,她說有點邪,看他的微 笑的表情,很象一個她認識并且懂得一定巫術的人。她想向他了解,不過又感覺不大可能,因為他們距離挺遠。

  • “沙 盤游戲”在校園中應用的魅力之處在于:游戲是孩子的天性,是兒童、青少年學生成長的伴侶,孩子可以在游戲中調節自己的情緒,開發自己的思維,完善自己的個 性等等,但是學習壓力使得學生不得不將大量的時間用在學習上,這樣難免會出現一些問題,如抑郁、焦慮、逆反、早戀、學習困難、交往困難等等。以心理分析大 師容格的理論解釋,這些問題源于學生本人的“內在兒童”沒有很好地成長,“沙盤游戲”通過心理分析老師與學生共同工作,給學生一個自由與保護的空間,以游 戲的形式使學生發現自己的“內在兒童”,找回童年的快樂,在沙盤中不斷地調整自我。  

  • 案例:他愛上了媽媽

        可可,19歲,男生,高三,獨生子,高個子,愛踢足球,愛唱歌,喜歡王力宏。學習很刻苦。話語不多,朋友不多,沒談過戀愛。
        父親是公司業務經理,忙于工作出差,與家人的交流甚少,很威嚴,脾氣不好,可可說他不會關心家人,比較冷漠。母親是幼兒園老師,性格隨和開朗,愛說愛笑,對兒子和丈夫很體貼,照顧細致。
        可可家教很嚴,不準隨便出去跟小朋友玩,所以童年很孤獨。記憶中爸爸總是那么忙,那么嚴厲,常常打罵自己。媽媽在學習上要求很多。但是媽媽的照顧也很多。媽媽還總是把可可看成是長不大的孩子,總是照顧著和要求著。


  • 喬辛是21歲的女大學生,因孤獨和抑郁,生活迷茫低沉來尋求心理輔導。她在初始沙盤中所呈現也正是她當時的癥狀和感受。

    這是在3個月之后,喬辛在沙盤游戲的工作中獲得了積極的轉變,她擺出了這樣一個沙盤“趨中”是典型的治愈的象征,寓意了一種和諧與圓滿,以及新的開始。

  •    備案號

    杭州東方心理分析研究所 www.ojlqaw.icu 備案號:浙ICP備13001446號-1

    電話:0571-87799633 地址:杭州市蕭山區山陰路590號金帝高新科技廣場3號樓西單元801室

    優化支持:誠速寶


    首頁   |  關于東方   |  核心服務   |  常見心理問題   |  機構動態   |  專業園地   |  咨詢指南   |  下載中心   |  聯系我們

    河北快3开奖l结果近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