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動態
身體的“言說”我喜歡—記親子團體沙盤體驗日

“我每個周末都擠出時間帶他出去玩兒,杭州的景點都玩遍了,可他現在卻越來越沒興趣,對什么都沒勁。爬山有什么好玩兒,不去!做手工有什么好玩,不去!”
“那為什么總是你帶著他玩,而不是讓他帶著你玩呢?”
“他去山里吧,就對那種破房子感興趣,那有什么好玩的?”
“對啊,那現在誰需要調整呢?”
“是啊,我們孩子現在也什么都不感興趣,國外都玩了好多地方,每次也是自駕游的。現在問她想要什么,對什么感興趣,她都說不上來,就想在家待著。”
這是上個周六東方心理團體沙盤體驗現場,兩位媽媽與黃老師的一段對話。

為什么一個小孩子,在他最有活力、對世界充滿好奇的階段會沒有了欲望,這是我們家長需要思考一下的事。是他真的沒有欲望了,還是曾經的想法被壓抑,被取代了?還是過度的滿足,淹沒了她自己的需求,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在物質極大豐富的當下,所有的愿望都能即刻得到,沒有了求之不得的渴望,也就沒有了經過努力、爭取,經過漫長等待的,來之不易的滿足和幸福感,是否是現代孩子們的遺憾。

父母滿足孩子的所有物質需要,孩子只需成為了學習的機器、爸爸媽媽眼里的好孩子。那個鮮活的真實生命去哪兒了?



12月26日,十二位木塔天空的會員家長,帶著各自的期待來到了東方心理,與東方心理分析師們一起探討孩子教育的困惑。孩子們帶著對沙盤的好奇,一點點接近、發現自己。



“剛才暈車了,我有些頭痛”
面對黃老師的邀請,小姑娘低下頭。活動開始前,孩子們已在沙盤室玩得興致盎然,可真的要在場中當著家長的面做團體沙盤時,孩子們卻沒一個人主動舉手。
“那你愿意嘗試把你的頭痛放到沙盤里嗎?”
黃老師溫和地建議。好吧,小姑娘起身走到沙盤邊。

在一連串的邀請,六個從幼兒園中班到小學五年級的孩子情愿卻稍有忸怩地走到場中央,組成了一個團體沙盤小組。按照商定的游戲規則,大家都把沙具在沙盤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然后說出自已的想法。對現在的沙畫是否滿意,不滿意的可以挪動、調整。如果想挪動別人的沙具,讓孩子們想,是否要和沙具的主人商量,如何商量?


于是,孩子們的沙畫由第一輪僵硬的擺放,變得生動、鮮活起來,有了水、船、橋,也有了關系建立和連結。有了自己的邊界,也有了對他人的兼讓,與團體成員更多的協商、溝通。


在沙盤里打造自己的理想世界,通過言說慢慢發現自己的愿望,滿足自己真實的需要,激發創作與想象。在沙盤里投注、表達原來在家里和學校里,沒有機會表達的憤怒、悲傷、迷茫和猶豫。


沙盤就是屬于孩子們的。看到孩子們眼里閃爍的興奮、快樂的光芒,讓人不自主地這樣想。
孩子們真的沒有欲望了嗎?還是我們要幫助他找到他們真正的需要。
看著六個同伴熱火地做著沙盤,有充分表達機會。原來在下面圍觀的稍大一點兒的六個孩子也坐不住了,跑上前去圍住了沙盤,并對他們的沙畫表達想法。黃老師說,請他們回到座位上,一個孩子不情愿地回到座位坐下來,然后把座位拉到了沙盤邊,其他孩子也紛紛效仿,屁股帶著座位仍舊圍觀,家長們相視而笑。

可第一盤結束,當黃老師邀請圍觀的六個孩子再做一盤時,他們卻轉頭推辭。

想要卻不想被要求,孩子的心思也難猜啊。

在后續沒有家長圍觀的兩組團體沙盤中,孩子們表現得更自由而任性。其中有更多的動力釋放和模式呈現。有個初一的孩子在選擇和擺放沙具的過程中,時時都要體現自己的個性和與眾不同。第一輪他只選了三個 子,而另一個男孩也選了和他一樣的 子。在帶領老師問第二個男孩,他學校里是否也會跟隨同學時,孩子說,“當然要跟隨啊,不然就會被欺負。” 也許這些話并沒有機會被老師和家長聽到,如果繼續做沙盤,孩子也許會在沙盤里找到自己的力量,在改變沙盤世界的過程中改變自己。

活動結束時,家長和孩子們都意猶未盡,就像父母、孩子的成長和改變也要在生活中不斷繼續。


   
   備案號

杭州東方心理分析研究所 www.ojlqaw.icu 備案號:浙ICP備13001446號-1

電話:0571-87799633 地址:杭州市蕭山區山陰路590號金帝高新科技廣場3號樓西單元801室

優化支持:誠速寶


首頁   |  關于東方   |  核心服務   |  常見心理問題   |  機構動態   |  專業園地   |  咨詢指南   |  下載中心   |  聯系我們

河北快3开奖l结果近50期